叶末

秋末逢叶,叶落知秋;谦谦君子,翩翩少年,一伞一笑,一叶一秋。

(叶修贺岁)世界欠一个奇迹

有私设,不喜欢勿喷就好,有漏洞就提吧emmm

就是别问我老叶怎么回去的233

别说历史,这里历史废,彷徨及格边缘的那种!

最后祝老叶生日快乐啊!联盟初心不变!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隔桥相望的两少年,恰如当年相见日。

      萧声缠绵,月影朦胧,夜色浅淡。

      一个来自于歌舞升平的年代。

      一个彷徨于战火纷飞的岁月。

      京城的晨钟敲响。

      温文尔雅的年轻人悄悄的叹了声:“生日快乐啊,老叶。”

      纵然听不到这一声祝贺,桥那边的少年也明了,不过沉默以对罢。

      一句话怎么说——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  邀隔三千五百年来赴缘,这大概就是他们的浪漫。

      年轻人还曾调笑:“佛曰五百次回眸换一次擦肩而过,你上辈子可能是上了我的c今生才得相逢。”

       少年怎么答来着?

      “一世怎么够啊,哥可是跨了千年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世有多长?

        俯仰罢,回首罢。

        奇迹每天都在发生,不会缺席,至多不过迟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似一位失去竹马恰逢奇迹的迷失者,好似一位在芍药丛里遇见奇迹的彷徨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芍药非凡花,人也非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我叫叶修,你可真像我的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想说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扶哥一把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T-恤薄裤,白皙清秀,眼角殷红,是哭泣的痕迹,但他扬起的嘴角却在说着不一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便是缘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分钟行程的邮箱擦肩无数不见其主,跨时代都让他们相逢,这就是因果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道士算苏沐秋会逢一贵人,可没说贵人是个神仙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枪林弹雨里仍怡然自得,远谋深测不在话下,救一支濒亡的军队于水火,救一位迷惘的青年于硝烟。

        适应能力这么好的贵人啊,你几何曾时离开呢?

        我又能用什么留住你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呆够了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笑了,灼灼眸底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把战争当游戏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挑眉,笑容不变,但微抿的嘴唇暗色的瞳孔透露着不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身为将军可不能这么说,打击士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要以身作则,战争可不是玩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叶修爽朗的笑了,“计谋就是比心脏,真的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比脸皮你更有优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罢两人相视一笑,装模作样的拱手致敬,将江湖侠客间的礼仪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正挑灯点墨记事,木门一响,接着“吱呀”声后的就是少年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没点正气,一天到晚像个军痞,说,哥的席子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垫着写字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头都不抬一下,微微慢下的笔画却显示他的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修漫不经心的看着坐在油蜡下的苏沐秋,也不打算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席子垫纸,难怪你写的字那么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知席子垫纸只是个玩笑,但少年还是接过了他的话。因为少年知道他的一个下属重伤濒危军库空乏之事,因为少年还知道苏沐秋不想让自己担心,所以叶修装作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席子浸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将军那还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恩,也只能委屈一下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字落下,一撇,一顿,一捺。

        阔府康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叶修才俯身趴到灯台前的人影上,少年平缓的呼吸拂过苏沐秋的耳际,像春夜吹开梨花的暖风,吹得苏沐秋心花有些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沐橙?你妹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名字挺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,苏沐秋就很大众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明明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妹控啊将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妹控是什么东西我一点都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妹控就是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领子一沉,就感到嘴唇被一个温软的东西堵住。微愣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墨瞳,深邃的像潭水,里面沉溺了一个自己。叶修眼角稍弯,主动迎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堵话的吻渐渐因为相近的呼吸乱了初衷。

        渐深,渐深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行动,也是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月稍柳头鸟轻鸣叫,是渐涌的晚风夹杂着潮湿,是木屋草房点点灯火越燃越亮,是飘香的秋果悄然成熟。

        果子熟了,要么折(she)枝,要么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一个冬季,万物皆寒。

        桌台上散乱的纸张,一份份急报,一声声圣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帝怨我功高盖主,大臣怨我偷藏神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身着铁革,金属的银白色像极了寒冷彻骨的冬雪,像极了凛冽刺骨的寒风。嘴角还是一抹不变的淡笑,或许只是凝固在脸庞了罢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戈铁马,浩然正气,只是热血不再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神物。他们居然这么觉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修倒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,脸上轻松的表情,慵懒倚在门旁吐着暖气,像吸烟者般“吞云吐雾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倒像个军痞子样,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帝这事急不来,我啊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叶修慢慢的呼出一口气,瞬间在空气里凝成小冰晶,小冰晶聚成雾散在冬风里,模糊了少年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刹那,寒风从门外吹入,熄灭了桌上的烛台。

        静闻风吹,光秃秃的枝丫也互相僵硬的碰撞着,一下比一下猛烈,像是在惩罚什么。待到风静时,已地落几节干枝,又被埋没在不断落下的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城繁华,热闹得像燃烧的树叶,声响不断,尤是临春,新年的夜一彻的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白若奶油的皮肤现更像是病态时的垂死者,空中炸开五彩的烟花将光影斑斓洒在叶修的面庞,一身紫袍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袍啊,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贵人,站在烟花绚烂里,站在一座桥上,笑望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一身还未来得及退下的铁衣,手边还牵着自己的战马。

        桥上的人望着岸边的将军,岸边的将军看着桥上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贵人,穿上了不属于我的贵袍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笑了笑,没说上一句话便转头牵着马缰走入了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无情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闹我就换个衣服,一身铁甲你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修抱着铁革的青年,双手环上苏沐秋的脖颈,在他的脑后双手交叉,将他扣在自己怀里,再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面前这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挺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桥上等我下,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春风一吹啊,便是万里桃花,俏艳若妖,点点成团,层层成片,一团团,一片片,便成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花有酒,人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树下畅饮,高谈阔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,老叶这话不像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感慨一句,守着个人设不放多累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笑容不变,沉默着提壶直饮,一罐酒便下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不嫌烈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烈?都是当兵的人还怕一壶烈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战场挺好的,自由自在,哪像现在约个炮都要提前几星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不到将军英俊的身影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带哥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年芍药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修变叶秋都骗不过啊,你们古代侦察兵还有点本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曾经为皇帝侦查的某将军:“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军师,将军这下闯大祸了呀。”一旁的士兵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,几场沙尘几场枪箭走来,只见旧人马革裹尸还,不见新人笑颜归(←大概是个互文的东西——旧人新人马革裹尸,的意思emmm好玩而已)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慌啥,哥还没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修——叶秋把玩着树枝,树枝在修长的指节间转出花来,一旁的苏沐秋一把抢过:“还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身为你们军师哥很累啊,全靠哥一人带你们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虽然不是很懂,但是不妨碍没有年代限制的欠扁的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说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    叶秋闻声望去,苏沐秋怔怔的看着自己,指尖是扳断的树枝。那一瞬,苏沐秋淡去了常日的浅笑,眸中暗涌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话都被苏沐秋吞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秋被压制在黄土上,一只手死死的擒住肩膀,抓得叶秋生疼,好似要捏碎般,另一只手则覆在叶秋的咽喉,滑过他的喉结。

        亲吻也似是啃咬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却让叶秋觉得几分凄惨的挽留。

        指节弯了弯,轻轻的拍着身上的人的背骨,“哥出来混,总要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,要还一份情,一个奇迹延续的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还,要返一个家,一个没有青年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秋抬抬手,指着前方一条河,“这条河留过哥的家,沿着过来的时候哥就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条河啊,它流不到哥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条河啊,它还流经京城的桥。

        五月,二十九,芍药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城,有河,有桥——少年曾站立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依然站在桥岸,只是叶修这次没在桥上,隔桥相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都说了别选晚上,月色伤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修望着河里飘过的一朵朵芍药——是苏沐秋吩咐下属投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不怎么喜欢芍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也改不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来也是巧合,听闻,芍药寄托着“情有独钟,难舍难分”的深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像我啊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看着桥对岸的人,轻笑,没有说话,怕一开口,便是沙哑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直到夜风捎着晨钟声从城内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河上游传来口哨声——是自己的下属在告诉自己官兵已经将近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沐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沐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听说要往前走就要先忘掉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哥认为啊——这就是跑的用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看着叶修向自己跑来,落入满是芍药的河水,像是那是跌入芍药丛的相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奇迹啊,说不定能买一送一!记得来找哥!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我能给你什么来留住你?

       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之人的忠诚,给你一支发黄的玫瑰,给你一段苦涩的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   有些东西,奈何曲终,奈何缘尽,奈何人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因果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啊,将军当然还是没忍住下了河,只是叶修已经回去了,回到一个歌舞升平的年代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残忍把另一个人留在战火纷飞的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没有找到叶修,这件事便掀过了,连几点墨渍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后续,就看运气吧......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至于里面的c大家都应该知道是什么吧)

qwq我知道有很多人我的祝福肯定会被埋没哎

老叶我也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之人的忠诚!

老叶生日快乐啊!(破音)

 因为同学说看不懂放个解释,不深究的可以忽视http://yaogexiangfeng.lofter.com/post/3091358b_1c5d17726


一叶知秋.壹

不知道在干什么的瞎写
ooc注意
标题完全只是摆设与内容无关系列
全明星大乱斗

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


     回想起来仿佛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  绽开的冰属性炫纹,闪耀的火属性炫纹,仿佛还在眼前浮动,还有一位为自己打出掩护枪火的少年。
  叶修许些恍惚凭着直觉打出一套技能,仿佛身在曾经。
  天击命中,对手浮空。
  连突,龙牙,落花掌。
  对方被吹飞出距离范围,火属性炫纹在屏幕里晃动。
  眼神恍惚。
  “老叶,你居然打荣耀都这么不走心了。”肩上突然受力。
  发散的思维渐渐收回,战局在怒龙穿心后迎来了结果。
  荣耀。
  微后仰头,“想起了我们年轻时的一些事。”然后点亮了一支烟。
  “老夫想当年……老叶你还敢吸烟啊!”
  “你不也一样。”
  魏琛似回味了口中残留的烟味,慢慢道:“老夫没你这么光明正大。”
  又问:“全明星,你去吗?”
  “去啊,哥退役了但我还爱荣耀。”
  “老叶啊……这次全明星团战你还打得动吗?”
  “哥虽然不如当年,对付那些小朋友们还是可以的。”
  “不要脸。”
  “彼此彼此。”
  国家队凯旋而归,叶修也因替生病的孙翔参加了最后一场比赛,然后世界震撼了。
  但叶修看见最多的不是祝贺,而是别人对其年龄的惊讶。
  漫不经心的笑容还在,但年龄这两字终是刺痛了心。
  全明星的现场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。霸图作为主办方,将自己战队的风格发扬到极致。宣传册上红与黑的主色掉,硬气的画风,让人热血沸腾。本次入选全明星的24位选手,一人占据一页篇幅。一张照片,一点个人资料,一段履历介绍,再然后,就是一张威武的荣耀角色手绘,制作算得上是相当精美。
  音乐戛然而止,现场突然像电影院放映影片一样陷入一团黑暗。一块圆盘突得出现在比赛场的正中央,伴着烟雾,24为选手的角色的光影打在盘上。绚丽的灯光下,那些角色各自打出了本职业的招牌技能。尖叫,掌声,如洪水冲涌,如开水沸腾。
  他们还在,还在舞台上,那些曾经撑起荣耀一片天地的老将们还在,还有一位,曾经占据荣耀联盟赛里每一届冠军的人。
  但霸图主场,对那位看似热情,细听每一句话,发现全是咒骂。
  “队长,干死那个叶不修!”
  大家早在宣传里就知道本次团战实是混战,不论是全明星还是选手甚是观众,全部都可以自由参加。于是,霸图粉丝表示:亲自干死叶不修的时候到了!
  纷纷催促前面的环节,终等到这一刻。
  全明星的场地与以往有所不同,本次现场只接纳了不到平时二分之一的观众,目的就是为了混战。除去选手的电脑,剩下还有五十台,根据拍座位旁的按钮来抢,此外还可以从附近网吧里参加本次活动。
  “砰!”
  熔岩烤瓶落地摔碎的声音是混战的开头,跟着就听“轰”一声响,熔岩烧瓶碎裂的地方,已是一片熔岩在燃烧,在翻滚。然后便是枪鸣。
  混战即将打响。
  地图是为本次活动新制的,包含的元素相当多。按八卦图的样式,中间是翻滚的河流,激起的浪花拍打在岸上,仅有一道不宽不窄的石桥,连通了左右两边风格完全不同的地图。左半边主是草地森林,木屋鳞次栉比的掩在其中,空中是一夜星辰。右半边地图则主要是沙漠与黄土,土丘叠的高高的石山、塔楼,甚是火山,还有黄昏满目,晕开,从右至左慢慢变深沉,在分界处奇妙的融合在星空里。说是辽旷也罢,说是繁茂也罢。反正天很开阔,地很广大。
  “哇,这水很急啊,那些观众掉到水里面去,还能起得来?”方锐啧啧的看着这水。
  “左半边树很多,很适合偷袭。”叶修点评道,“还有那些房屋。”
  “火山?这还是绝杀地图?”魏琛惊叹。
  “右边的地图很难藏身,石头分散的太散了,多走几步就会暴露在视线中。”乔一帆望了望右半边地图。
  “但是右边地图里的石塔很高,视野非常开阔,枪炮师抢占那里对全员支援作用相当大。”
  各队自有各队的打算,只有荣耀两字才是目的。
  角色随机出现在赛场上,屏幕里出现了倒计时。
  叁
  贰
  壹
  “嘿,那边的小哥,是观众对吧,运气真不好,居然随机出现在水里。我是蓝雨的黄少天,你是来观看我英姿飒爽的美貌呢,还是来给我送头的?啊,不管不管,善者不来,来者不善,小哥,就让本圣剑来送你一程,请记住这份荣耀吧!”
  刀光剑影,本就难以控制角色的男观众,几乎是被摁着吊打,然后被流水带出了地图。
  毕竟,
  战争已经打响。
  容情不动手,动手不容情。
  一切为了荣耀。
  

记一则课堂故事

咳,日常ooc

剧情来自三次元日常...

修了点细节

emmmm我希望吧看着觉得自己也遇到过这种事的故事会比较感同身受(?)

对于自己文笔就不说什么了(捂脸)

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
①流言篇

夏蝉开始鸣叫,许些枯乏的教学声穿杂在一起。

本来与以往没什么不同...
“嘀铃”

教室刹那间沉默了。

冯老师本来想就这么过的。

手指一划,挂掉了不知名的电话。

“洋气!”

冯老师:....魏琛你大可不必说话。


②流言篇

冯老师:“咳,无关电话,继续上课。”

“冲量的公式...”

“嘀铃”

魏琛:“老师你洋气的电话有话要说!”

冯老师:“出去。”


③流言篇

冯老师:“冲量....”

“嘀铃嘀铃”

冯老师故作镇定的挂掉。

“嘀铃嘀铃嘀铃”

冯老师再次皮笑肉不笑微笑着挂掉。

“嘀铃嘀铃嘀铃嘀铃”

众学生哄堂大笑。

门口探出一个头,憋笑。

魏琛诚恳的微笑:“老师接下撒~”

冯老师淡定回眸:“课堂是如此严肃神圣,表情可以不严肃但行动必须严肃。”

众学生瞬间鼓掌偶尔还传来一两声口哨。


④流言篇

台上电影表演冯老师:“m△v=F△t,其中△t是力的作用时...”

台下电视剧表演叶修用手肘戳戳包子,把头悄悄地凑到后者耳边。

吹了口暖气。

包子惊得浑身发颤,猛回头起身——

于是椅子向右倒去,包子随椅子倒去。

“啪”

叶修尴尬的一笑:“包子啊,哥其实只是想让你听我说句话....”

包子:“老大你戳我那下就够了啊...qwq”

叶修干咳一声。

“哥这不是怕那下不够猛,不刚看你没回头嘛,以为不知道。”

包子欲哭无泪:“老大我们这是课堂讲小话啊,我当然动作小。”

结果当然是两人站到黑板报上的小猪佩奇旁边。

包子庄重宣誓:“老大你以后喊我,我一定回第一时间回头深情严肃认真目不转睛地看着你的。”

叶修鄙(傲)夷(娇):“不需要。”

最后一排同学:死gay真可怕。


⑤流言篇

两人站后排也不闲着。

包子:“老大你刚刚想说什么啊?”

叶修一拍脑袋:“你不说哥差点忘了。”

然后神神秘秘地凑过去:“你信不信冯老师的手机还会响一次。”

包子深情严肃认真目不转睛地看着叶修:“老大说的我都信!”

冯老师似笑非笑看着两人:“说什么呢,凑一起。”

最后一排同学:死gay真可怕。


⑥流言篇

站在小猪佩奇旁的两人站开了,但也阻止不了——

“嘀铃”

于是手机又双叒叕真的再响了。

包子:“哇,老大好厉害!”

叶修得意:“那是,哥什么人。”


⑦传说篇

隔壁蓝雨听说有人被请去教育处喝茶谈人生。

据说是兴欣班的方锐。

这让某点心回想起了被教导支配的恐惧。


⑧传说篇

要说原因啊。

相传根据相关人士口头记载——

因为某叶姓人士毛遂自荐让冯某某回拨电话。

于是清脆的女声从方锐身上传来。

然后学校有传说某男子发出少女声的怪诞。

震惊某荣耀学校。

方锐苍白着脸:“老子要不是为了保护自(手)己(机),为了尊(皮)严(股)不被伤害,怎么会捏着嗓子装了一个下午的妹子音!别说了,快盛水给朕...”


⑨后记篇

包子手舞足蹈对乔一帆赞叹:“老大超厉害的诶!说再响就响了!”

乔一帆:“其实前辈...是看见方副队脸比平时白了一点。”

包子兴奋:“老大好厉害!”

乔一帆:“恩恩,前辈最厉害了。”

隔壁的隔壁霸图同学路过,一脸鄙夷:“切,无脑叶吹真可怕。”

(作:叶吹多美好,请积极入教)


⑩后记篇

事后的某寝室。

方锐大怒:“woc老叶你要不要脸,我们应该是统一战线的好不好!再说了什么相传你是看见我脸比平时白一点什么鬼,老子皮肤白天生的,你怎么可能看得出来!”

叶修冷漠:“因为你还欠我两圈。”

魏琛捂嘴偷笑。




叶修庆生段子?

以下全来自现实梗(片段)
为庆叶神生日所以修改了现实中的一点细节
尽量不让人物性格ooc
 ——正文——
  ①
  荣耀学院即将迎来夏日的跑操比赛,各班为此有条不紊,如火如荼的进行训练。
  为此,兴欣班组特抽出周四下午第九节课的自习时间在操场上练队。
  
  叶修:“哥带跑一圈,让你们方锐大大到主席台前带喊口号,给他点面子。喊好就解散。”
  魏琛表情严肃:“报告,猥琐方没有面子。”
  方锐:“woc,老魏你以为都是你,我还是个宝宝好不好!”
  安文逸一脸不耐:“前辈们请认真点。”
  叶修点头称赞:“学学后辈,要点脸。”
  众人默:叶神你个不要脸的…
  包子:“老大老大,练好可以回家吗!”
  叶修:“当然。”
  莫凡:v(心里开心)
  
     ②第一圈·上
  方锐:“根据我黄金之眼来看,距离主席台还有30m。”
  叶修:“后面的那个,别讲话。”
  方锐:“……”好气,但我不能说,我不讲话,我是乖宝宝,呵呵。
  
  ③第一圈·下
  方锐:根据我黄金之眼来看,距离主席台还有不到20m。(心里)
  方锐:“一、二、三、四!”
  众人:“一、二、三、四!”
  方锐:“兴欣之火,可以燎原!”
  众人:“兴欣之火,可以燎原!”
  方锐和众人:“冠军之队,王……”
  方锐:“……”
  众人:“……”
  方锐心累:“亲爱的队友们,配合点啊……”
  包子:“副队你刚刚说了什么?”
  方锐回头大怒:“WTF,我说我不喊你们就都不喊啊!”
  叶修:“副队带头不喊口号,罚跑一圈。”
  方锐埋怨:“mmp…”
  叶修:“副队不服?”
  方锐一抱拳:“服,相当服,服得我腿都软了。”
  
  ④第二圈
  众人站着原地。
  叶修:“跑啊,怎么不动啦。”
  包子:“老大老大,我在紧跟你的步伐!”
  叶修:“包子了听好了,哥作为监督者,只负责看你们罚跑。”
  包子:“听到了,老大!”
  叶修:“包子带队,立即执行。”
  包子:“是!”
  魏琛一脸鄙夷:“靠,叶修你的道德职责呢!”
  叶修:“上一圈跑掉了,没捡。”
  众人:……我有句话却不敢说……
  
  ⑤末·上
  叶修:“方锐,你留下。”
  方锐:“叶不修你看不惯我就直说。”
  叶修:“哥一向一视同仁,瞎说什么大实话呢。”
  方锐:“叶不修我告诉你,我现在十分渴望家的怀抱!”
  叶修:“哥这是在尽自己道德职责,身为副队应该支持哥的工作。”
  方锐:你不是上上圈跑掉了没捡吗…
  
  ⑥末·下
  叶修:“点心你跑不跑!”
  方锐:“我不跑!”
  “再问一次你跑不跑!”
  “我就不跑你能把我怎样!”
  “你如果不跑!哥……哥陪你跑怎么样。”
  “……”
  方锐:虽然修修你很可爱,但我还是不想跑。(内心独白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修修生日快乐!

伦敦一则军事报告①

试写杰佣

ooc求放过
场景道具不符合时代什么的不要太严肃qwq

——正文——

1888年8月7日

居民报案:在b巷里发现一具女尸。

死者身只受一刀,臂上有勒痕,判断非自杀。

伤口从锁骨一直到腹部上方约三厘米,切面粗糙,判断为钝器所伤。
肋骨折断两根,肠道已被扯断。

详细仍待医院报告。

1888年8月8日午时

发现第二具女尸。
致命伤口初测只有一处,外观上同上一具女尸,目测判断为同一凶手所害。
8月7日女尸身份查清是b巷附近的一位妓女,详细身份待查。
法医检测无药物,致命伤口的确只有胸前一处 。
并立刻开始对此人进行捕捉。
  
1888年9月2日
第三具女尸已被发现于f市。
同样是胸膛被刨开。
前者尸体身份已明,对嫌疑犯进行捕捉。
……
  
1888年9月26日
嫌疑犯全部有不在场证据,对其进行释免。
……
  
1888年10月12日
第四具女尸已被发现。
伤口位于胸膛。
……

1888年10月18日
对凶手毫无头绪,请求上级支援!
并对此凶犯称——开膛手杰克。
……
毕。

       
  “这位先生,请您放下手中的武器。”冰冷的声音从身下娇小的人儿口中传出。
  身上穿着墨色长袍的人愣了下,面上毫无惧色,反而咧嘴一笑看着自己胸前的袖珍手枪。
  “啊嘞,伦敦的警官终于沦落到男扮女装、请求外援的地步了吗。”
  “我再申明一次,这位先生,请您放下手中的武器,我得到了在紧急情况下开枪允许开枪的指示。”身下之人同样面不改色。
  “好可惜,这么可爱的少女居然是个男孩子。我说啊,亲爱的少女,你这本是欲迎还拒的手里怎么还有这么煞风景的东西啊。”一边这么说一边慢慢起身,优雅地将左手袖里一把不怎么利的军刀抽出,做出丢掉的样子。
  “铛”的一声,军刀落地。
  手枪虽然不再抵在胸前,但漆黑的枪口一直对准了心脏,男孩慢慢起身。
  “这里是佣兵47号,已……”自称佣兵的男孩微微偏头开始报告,忽然间一小刀擦过耳边,将挂在耳上的对讲机准确无误的刺穿,定在了身后1米左右的地面上。
  “wow,佣兵小朋友,你知道犯人都喜欢备一把刀吗?”杰克右手甩了甩。
  “尤其是我还有备三把的习惯。”
  声落时,杰克已经在佣兵右手边,寒冷的银光落在佣兵颈上。
  “嘘,我今天什么都不想干。再说了割颈又不是我的作风,我可是「开膛手杰克」不是吗。”杰克轻松地站在佣兵身后,一只手抓住男孩握枪的手,一只手持刀与颈处。
  “佣兵小朋友,社会险恶,生命可贵啊,这单子可不能随便接。你说这警局也真是,小朋友都能放出来做诱饵。”
  “…我已经成年了。”
  “而且还不知道放个可爱一点的小朋友。”接着的还有一声轻叹。
  “矫正,警局没有派未成年人。”
  “啧,这么认真干什么,佣兵的高冷呢,亲、爱、的——”
  最后那三个字,杰克居然看见身前人儿耳根开始漾粉。
  “今天就先放过你啦小朋友,再见喽。”
  佣兵感觉手上禁锢褪去,立刻转身开枪,身后却已是一片空旷。
  远处朝阳虚幻了云彩,即将被照亮的小巷显得格外朦胧,朦胧中有一人迷茫。